呢喃

  • 21 Jan, 2019

    Playlist

    I don't have resolution, I only have a playlist.
  • 20 Jan, 2019

    畫畫筆記(五十六):未了

    1.
    A君:「昨天有個觀眾,他完全不認識你和你的漫畫。他看了展覽,問我,『這個人是不是畫漫畫的?』」
    我為了眼睛銳利的觀者感到喜悅。

    2.
    A君:「看你想說的話未說完,要不要畫多些來XX藝博的聯展?」
    好,反正工作室還在。
  • 10 Jan, 2019

    畫畫筆記(五十五):殘影

    日以作夜工作,睡覺閉上眼都是畫筆一劃一劃起起落落的殘影。
  • 05 Jan, 2019

    畫畫筆記(五十四):誠實

    畫到某一刻,畫面表達出來已不再是你原來的感受,
    像寫日記,回想當天發生的事,寫到某段落,你決定不把它寫下來,或委婉的轉個寫法。
    這時開始懷疑,自己有沒有誠實面對作品。
  • 27 Oct, 2018

    開口

    一切教人折騰的事
    我都看在眼底
    等越過寬容的限度,厚道已無補於事
    直到我開口說出問題所在
    恐怕為時已晚
  • 27 Oct, 2018

    無電

    時鐘總是在出門時無電,
    停了下來。
  • 15 Oct, 2018

    畫畫筆記(五十三):晨光

    據說Monet、Morandi和Hockney都珍惜清晨的光線,為了去看光而早起。
    日出前晦昧的光線,這份上天的美意,我只能熬夜或失眠來成全。
  • 20 Sep, 2018

    畫畫筆記(五十二):餓畫

    餓著畫畫比較精神......
    (勿告訴我母)
  • 05 Sep, 2018

    畫畫筆記(五十一):黑頭

    鉛筆粉黑頭
  • 22 Aug, 2018

    畫畫筆記(五十):別人的感受

    到了趕稿的最後關頭,是沒法照顧別人的感受。
    你和作品之間,最後容不下別人。
    吳爾芙說要有自己的房間,我竟然現在才懂,
    即使我曾被各種外來或內在的煩惱侵擾過無數次。

    你以為已經擺脫了過往的創作和處事方式,尋求協調的生活如一支籃球隊,
    無微的協調如軍糧一切就緒,但你卻畫不出十年前一揮而就的水準,改以外交途徑和談作結。
    漸老的身體也不再能承受老我的煎熬。

    我轉向窗外夏曆十一的半月,
    向那或冷或暖的光暉禱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