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事

大概九歲吧,我們在屯門八百伴的唱片部,央媽媽買來達明一派Cassette帶,《石頭記》?還是《我等著你回來》?
吃完晚飯七點半到八點十五分,爸還未回家,是我每天最後能夠自娛的時光,因我對他頗畏懼。
拿來智良的愛華Cassette機,慎重打開一點刮痕都沒有的Cassette膠盒,插入Cassette帶,戴上會夾到頭髮的耳筒聽歌。
一邊聽一邊細看歌詞,聽得入迷,忽然智良喝止我說:「不要那麼用力拿歌紙啦!」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