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大最憎之八

一介直男,半夜三更累壞半個人,被講英文的東亞男人搭訕,然後被跟上巴士,支支吾吾暗示想跟你返家,直男雙手交叉說不,甚至連開口說自己不是基,也怕會冒犯對方,言語間催促他落車不要跟過海,他知難而退,落車也沒回頭看一眼,才鬆一口氣。
這種算有禮貌還好,有的哥仔在茶樓、餐廳,隔住兩三張檯,一整晚用猴擒的雙眼死盯著你,慌死你留意不到他;其他,光天化日街上搏矇摸你,跟蹤你那些,費事講了。
這些都不算生氣,最氣頂的是拿這些鳥事來揶揄嘲弄的朋友,他們她們根本不知道甚麼叫性騷擾和非禮。我要改變自己的形象嗎?就像那些為免被色狼騷擾的女人一樣不再穿背心短裙嗎?去吃屎吧!